深秋,深邃而宽厚的智者


倒在地里的玉米秆,哪里去了?
伏在田头的蓬蓬草,哪里去了?
秋风好像千万声凄厉的狼嗥,一波接着一波地冲击苍茫的田野,卷走了衰草的尸体和夏天残存的暖意,抹平了地平线上瑟瑟发抖的气味,暴露出满目的枯黄和辽阔。
厚重的大地矮了一截。

天空积云,薄雾阴沉。
秋雨好像光阴的气味,一声接着一声地叩问时节的机密。一缕又一缕的凄凉,钻进骨头的缝隙,沁出锥心的冰冷;一点又一点的雨花,闪烁微弱的亮光,划出春雨的痕迹。
深秋的呼吸,一进一出地昭示轮回中前行的神谕。

寒山清冷,原野安静。
秋阳好像时空的灵魂,一面用金色的手掌,抚平道道伤痕的棱角,掩埋过来喧嚣的红尘,让艳丽的花和碧绿的草,找到了繁茂理由;一面用阳光的指尖,扑灭火红的枫叶,唤醒枯寂的树枝,让凄凉的土地,找到了孕育活力的缘由。
红枫,在秋天的田野上耸立。

极目原野,远山渐隐。
播种玉米的身影,送走了去城市上学的孩子,将深秋的坚韧,拧成一根长长的草绳,一头系在挂满粮食的屋檐,一头系住城里的课本。
一只只高飞的凤凰,繁重地回旋在秋天的头顶,划出一道道坚韧的弧线,然后,越过冬天,跨过春天,间接融进了夏天的绚烂。
深秋,深邃而宽厚的智者。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
*